2017年6月27日 星期二

甜蜜三十題 25. 表情犯規

有件不大也不小的事,在米斯塔科和史坦格婚後第二年發生:


十二月二十五日,在時光快要越過年末界限時間,史坦格來到距離首都八十公里的富蘭克林鎮。
和兩星期前已經獨自到了這裡的米斯塔科匯合。

年輕的親王殿下和隨從都是騎馬而來,大家都知道現在馬車不允許入鎮,因為本來只有八百人口的小鎮,已經湧入了超過了其一倍的人口,而且人流依然在增加中,根據往年的經驗,最終可能到達三千參加者。

富蘭克林鎮的跨年活動。

這是歷史悠久、舉國皆知的娛樂節目:大概八十年前開始,富蘭克林鎮的豪族馬克西家開始在新年期間舉辦與鎮民同樂的節目,最初是有提供免費茶點的茶會,或是簡單的煙火秀,但近幾年,卻漸漸發展成每年不盡相同的大型活動,例如嘉年華賣物會、馬戲團秀等,不少國民會把其當成是年末旅遊節目而全家動身去參加。


宰相府在上個月送了封信過來,問米斯塔科要不要擔當今年的主辦人。

儘管高級的羊皮紙信件被米斯塔科用精準的拋物線投進垃圾桶內,但是他笑得帶著小酒窩的臉卻是難得一見:

「史坦哥哥,來玩吧?很有趣哦。」



「既然來了,你們也參與吧?米斯塔科的猜謎遊戲恐怕是相當複雜的。」
史坦格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金幣,微笑著遣開隨從們。


小鎮大街上被跨年的傳統裝飾掛得琳瑯滿目,慣例的賣物會商販也已經在鎮前佈好攤位,只是,和以往不同,入鎮的參加者卻每人手持一張題——「米斯塔科的謎題」——是需要和商販與鎮民交流來換取答案的有獎猜謎遊戲,群眾中已經混入許多米斯塔科僱用來的演員,會按主辦人的要求引起一些情景事件。

全九十九題,共有五天時間去取得答案。

獎品也分了二十等,幾乎是參與就人人有份,但是要全部命中卻很有挑戰性。


然後,穿著普通騎士旅行裝而無人認識的史坦格親王,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卸掉維持了兩星期的假笑,讓內心的自我厭惡徹底沸騰出來。
『我、能夠這樣如此厚顏無恥在這裡出現嗎...』

自從收到邀請後,史坦格就努力地在熱情高漲的米斯塔科面前抑壓所有負面情緒,儘管理智上他知道自己的戀人肯定有所察覺,那是想騙誰呢?畢竟自己對米斯塔科而言就像一本翻開的書般容易理解。

但是、但是、儘管如此...自己依然逃避似的保持了沈默。

『我到底要無能到什麼程度啊。』
--對自家弟弟曾經導致米斯塔科好幾年都無法參加家族的跨年活動、甚至無法回到富蘭克林鎮這個故鄉這件事。



以前的跨年活動基本就是‘鄉下的有錢人請民眾吃飯’的程度,演化成具有規模的商業活動,是大概十年前。」在準備結婚之前,比較年長父親奧比安親王特意把史坦格叫到書房,皺著眉頭說道。

於是到史坦格開始皺眉頭。

「哎,史坦為什麼這個表情?我們的布魯諾不也是在十二歲的時候開始插手家裡的牧場生意麼?」比較年輕的父親海斯坦德拉親王拍了拍自己的頭。

「總之...」奧比安親王用不容插嘴的語氣打斷兩人:「表面上擴大跨年活動的意見是由宰相閣下的夫人提出、家族的長男兼繼承人約瑟森作出具體的策劃,這個項目第一年開始就大獲好評,萊尼爾宰相本人也相當高興,於是又被執行了三年--直到參與活動的商戶被揭發向馬克西家支付額外所得稅的醜聞被揭發為止。」

「事實上提出計劃的人是次男的米斯塔科?」

「百份次九十可以確定。長男約瑟森根本沒這種行動力。」
「額外的所得稅呢?誰收的?」
萊尼爾宰相的夫人、米斯塔科的母親吧?」
「揭發人確定是布魯諾?」
布魯諾。我們已經問過了。」

「然後,馬克西家為了保護長男,把責任推到米斯塔科的身上嗎?」史坦格的聲音開始發抖

「這是當然的。布魯諾確保了事情越鬧越大、一定會驚動到皇帝御前。據萊尼爾宰相的反應來看他事前應該是不知道金錢交易的事--當年長男約瑟森已經成年了,追究起來會變成刑事罪,但是米斯塔科只有十二歲,送到教會的寄宿學校幾年就堪稱完美解決了。」奧比安親王清了清口嚨,換了比較溫和的聲音繼續說明:

做出具體計劃的人也是米斯塔科,果然不愧是公認的天才少年,商戶的聯絡名單和向首都的宣傳方案的創意完全是無出其右--把你作為終身伴侶交給他、我們都很放心哦?」



父親大人,你的意思是讓我「做好結婚後被米斯塔科追究的準備」吧?


事實上,米斯塔科沒有捅破最後一層紙窗——當晚史坦格入住了自己配偶預先準備好的民宿房間後,門外就立即傳來那個熟悉的聲音,以及久違了兩星期的熱烈親吻。

「史坦哥哥,不怎麼有興趣解謎麼?算了,既然是遊戲就是要玩得開心的,解到二十題會得到非常大粒的新鮮寶石草莓一盒哦?」

「嗯,我明天會去解的。」
「一言為定。那麼我先回去主辦方的營帳。」

米斯塔科有一瞬間的驚訝,他以為戀人會想要一起過夜;而米斯塔科只是尷尬地笑了笑,輕輕地捏了自己的手臂幾下:「沒辦法,明天預計的人數就會突破兩千人,因為交通限制所有補給的馬車都只能夠凌晨進入鎮內,主辦方營帳需要有人做協調和紀錄,其實我有好幾晚沒睡覺囉。」

「不辛苦嗎?」
「怎麼會!嘉年華會那麼有趣的事,就算再捱個兩星期都沒問題!」



其實自己比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都清楚、戀人對嘉年華會這種大型活動的熱情,結婚後兩人遊覽過王國內數個大型慶典,每次米斯塔科幾乎都要逛到腳跟磨損才罷休,但是他卻從來沒有回過來富蘭克林鎮,從醜聞曝光的少年時代之後,被譽為「白垂柳家詭才」的青少年就被自己的父母命令遠離這個跨年活動。


米斯塔科大概一直都在耐心等待。

今年終於可以回來了,自己為自己打造、最棒的遊樂場。


史坦格緊握著一星期前自己給領地煙花工廠老闆寫的信,以及剛剛收到的五千金幣的收據。



跨年活動最高潮必然是倒數前的煙火大會,尤其是聽說今年煙花表演因為額外的贊助者會延長,規模也比過去幾年大得多,導致鎮廣場早就擠得水洩不通,幸好主辦方的細心,在眾多建設物的天台上也設置了坐位,才幾乎讓所有的參加者都可以得到一個好的視野。

而史坦格恃著自己的體能,早早就作弊般爬到廣場前一個馬棚上,享受著自己專有的小空間。


那裡可以看到主辦者帳篷內的情況。

煙火在夜空炸響色彩絢爛的圖案時,史坦格看到米斯塔科和另外幾位主辦者用力擊掌;他搖了香檳噴得全部人滿身滿臉,結果被旁邊的人反擊般把桌上的蛋糕扣在頭上,傻呆了半秒的米斯塔科開始笑得像個瘋子,蕃茄、果汁、所有的食物到處亂飛,帳內頓時亂成一團。

結果笑得那麼開心、那麼純粹的臉,不是連我也沒看過嗎?


比起天空中變幻出重疊花式的光芒,史坦格覺得讓自己終其一生都移不開目光的「煙花」,其實就在旁邊。

===============================
救命,這篇足足卡了兩星期,靈感是有的,但是訊息量太大一不小心就變成長篇大論的背景歷史,而且之前悲情的調調比較多,之後才想起自己寫的是甜蜜三十題(汗)


2017年6月14日 星期三

甜蜜三十題 02. 後知後覺的撒嬌

「平常的話,就大概不會留兄長大人用午膳,但是高等法庭旁邊的新餐廳,應該也能夠滿足兄長大人高貴的品味吧?」

用語上全副武裝,禮儀上一絲不苟。
布魯諾完美地展示了「皇族家庭的次子」對「皇族家庭的長子兼族長後補」的應有態度。

當然史坦格非常明白,這是因為兩人後面各有隨從和部下的原因。

於是,他用微笑和點頭回應了。


和弟弟在工作場所碰面完全是意料之外的巧合--兩人的工作軌跡在日常沒有交匯的地方--作為「領主」的史坦格才能平庸但因為家族的榮光得以成為一塊土地的主人,而作為「監察院次官」的布魯諾則是雖然文武雙全,但身為次子無法繼承家業而供職普通的公務員。

至少,在貴族的餐桌八卦中是如此被流傳。

至少,他們兩位「父親大人」想要世間眾人如此相信。


但是,史坦格聽出了「老哥平日太挑剔了不敢亂向你推薦」這種親切的揶揄。

至少他希望能夠一直維持這種親近。



兩人向侍者點過自己的食物,在布魯諾引導下開始聊皇宮後面新種的檸檬樹,以及皇帝陛下的姑姑茜茜妮公主誕下的小公主「安妮瑪莉」的教名等話題;其實對史坦格而言,這種被部下環繞而要限制話題展開的午餐只有兩個目的:

布魯諾從自己的半言隻字中得到某些有用的資訊。

自己可以欣賞弟弟品嚐紅茶時的優雅身姿。

布魯諾很完美。
從小到大,一絲不苟,從不出錯,從史坦格有記憶起,就已經是把雕琢打磨完成的名刀。


藍獅鷲家族的奇才;白垂柳家族的詭才。
自己的弟弟布魯諾;自己的丈夫米斯塔科。

如果不是自己和米斯塔科聯姻的話,布魯諾會盡全力殺死米斯塔科,反過來也一樣,兩個人的殺意是貨真價實的;至少就史坦格所知,從十五歲開始就發生過兩次精心設計的「意外」,而無論是藍獅鷲紋章的「克洛克里親王家」還是兩朝宰相的白垂柳紋章「馬克西家」,似乎都並沒有察覺。

真的、沒有察覺嗎?


這是異常的。

但最異常的,可能是自己--在弟弟和配偶身邊,會覺得安心的自己。



「哎呀,親愛的,居然在法院附近見到你了呢?好稀奇。」

從背後被抱住了;傳來熟悉的觸感以及今日早上才聞過的淡橘花熏香的味道 。


史坦格忍住想要翻白眼的衝動:這兩位天才在自己結婚之後採用了「視而不見」的政策,即使擦身而過也會無視到底,這次米斯塔科居然過來就抱住自己了,這是想用幼稚的激將法來惹布魯諾不快嗎?

而反觀布魯諾--史坦格看向自己的弟弟--依然在不動如山地喝著紅茶。


史坦格瞬間突發奇想:審判廳是布魯諾的地盤,外交部的米斯塔科有公事而來這項安排,應該會劃在行事曆之上,所以,自己的弟弟也是用了幼稚的激將法,才會在今天、此時此刻邀請自己一起午餐嗎?


因為不能夠互相撕殺,所以才會把磨擦控制在「徹底讓對方不愉快」範圍?

可以的話,實在是不想摻進天才們的敵意中間啊。
史坦格用無奈但是溫和的眼神看著低頭吃著最後一點午餐的布魯諾。


他看到唯一的弟弟嘴角微彎。
是自己太久沒和自己的兄弟一起用餐了嗎?



背後的米斯塔科也並不滿足於單純地擁著自己--男人輕輕拉了拉自己的手,用嘴唇磨蹭自己的手指,以像是撒嬌般的聲音說著:「今晚早點回來,我會在家裡吃飯。」

「咦?星期三晚上的匯報會不是到九點嗎?」
「沒有,我已經完成了。」
「哦、哦,好的...六時半左右可以吧?我會去吩咐廚師的。」


史坦格對米斯塔科終於鬆開對自己的環抱,鬆了口氣。

轉身過去的男人,在自己毫無防備的瞬間,快速回頭吻了自己的唇角。


「我要吃檸檬鹹派,橄欖燒白魚、主菜想要魷魚--啊、不,芝麻青醬燉飯,對吧?」

米斯塔科對自己的眨了眨眼。



直到大概三分鐘後,史坦格.克洛克里走下長長的階梯離開審判廳時,才意識到米斯塔科剛才指名的那些食物 ,與自己和布魯諾的午膳菜式百份之一百完全一致。

應該慶幸的是、隨從們都走在後面...不會看見自己暈染著粉紅色的臉頰。


================================
在公司壓力爆表於是在短時間產生了第二篇,甜蜜三十題其實並沒故意安排時序,但是主要也不會太過反轉時間線;沒有特別注明,就是順序描述吧?

這篇,撒嬌的部分很隱晦,大家都有看懂嗎?
而且有人撒謊了,好壞啊喲。

也讓弟弟君出場了,這篇已經決定好了是1V1 ,布魯諾是有血緣關係的真正兄弟,是重要角色,不過大家要妄想兄弟CP或3P我也無所謂(笑)以角色的寵愛程度而言,我更喜歡布魯諾這個兒子一點(心)

這篇也設定了姓氏,米斯塔科 Micstakov的姓氏是「馬克西」,史坦克Steinar和布魯諾Bruno兄弟是「克洛克里」--姓氏就是和父輩有關的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