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2日 星期六

甜蜜三十題 25. 表情犯規

有件不大也不小的事,在米斯塔科和史坦格婚後第二年發生:


十二月二十五日,在時光快要越過年末界限時間,史坦格來到距離首都八十公里的富蘭克林鎮。
和兩星期前已經獨自到了這裡的米斯塔科匯合。

年輕的親王殿下和隨從都是騎馬而來,大家都知道現在馬車不允許入鎮,因為本來只有八百人口的小鎮,已經湧入了超過了其一倍的人口,而且人流依然在增加中,根據往年的經驗,最終可能到達三千參加者。

富蘭克林鎮的跨年活動。

這是歷史悠久、舉國皆知的娛樂節目:大概八十年前開始,富蘭克林鎮的豪族馬克西家開始在新年期間舉辦與鎮民同樂的節目,最初是有提供免費茶點的茶會,或是簡單的煙火秀,但近幾年,卻漸漸發展成每年不盡相同的大型活動,例如嘉年華賣物會、馬戲團秀等,不少國民會把其當成是年末旅遊節目而全家動身去參加。


宰相府在上個月送了封信過來,問米斯塔科要不要擔當今年的主辦人。

儘管高級的羊皮紙信件被米斯塔科用精準的拋物線投進垃圾桶內,但是他笑得帶著小酒窩的臉卻是難得一見:

「史坦哥哥,來玩吧?很有趣哦。」



「既然來了,你們也參與吧?米斯塔科的猜謎遊戲恐怕是相當複雜的。」
史坦格拿出早就準備好的金幣,微笑著遣開隨從們。


小鎮大街上被跨年的傳統裝飾掛得琳瑯滿目,慣例的賣物會商販也已經在鎮前佈好攤位,只是,和以往不同,入鎮的參加者卻每人手持一張題——「米斯塔科的謎題」——是需要和商販與鎮民交流來換取答案的有獎猜謎遊戲,群眾中已經混入許多米斯塔科僱用來的演員,會按主辦人的要求引起一些情景事件。

全九十九題,共有五天時間去取得答案。

獎品也分了二十等,幾乎是參與就人人有份,但是要全部命中卻很有挑戰性。


然後,穿著普通騎士旅行裝而無人認識的史坦格親王,終於可以光明正大卸掉維持了兩星期的假笑,讓內心的自我厭惡徹底沸騰出來。
『我、能夠這樣如此厚顏無恥在這裡出現嗎...』

自從收到邀請後,史坦格就努力地在熱情高漲的米斯塔科面前抑壓所有負面情緒,儘管理智上他知道自己的戀人肯定有所察覺,那是想騙誰呢?畢竟自己對米斯塔科而言就像一本翻開的書般容易理解。

但是、但是、儘管如此...自己依然逃避似的保持了沈默。

『我到底要無能到什麼程度啊。』
--對自家弟弟曾經導致米斯塔科好幾年都無法參加家族的跨年活動、甚至無法回到富蘭克林鎮這個故鄉這件事。



以前的跨年活動基本就是‘鄉下的有錢人請民眾吃飯’的程度,演化成具有規模的商業活動,是大概十年前。」在準備結婚之前,比較年長父親奧比安親王特意把史坦格叫到書房,皺著眉頭說道。

於是到史坦格開始皺眉頭。

「哎,史坦為什麼這個表情?我們的布魯諾不也是在十二歲的時候開始插手家裡的牧場生意麼?」比較年輕的父親海斯坦德拉親王拍了拍自己的頭。

「總之...」奧比安親王用不容插嘴的語氣打斷兩人:「表面上擴大跨年活動的意見是由宰相閣下的夫人提出、家族的長男兼繼承人約瑟森作出具體的策劃,這個項目第一年開始就大獲好評,萊尼爾宰相本人也相當高興,於是又被執行了三年--直到參與活動的商戶被揭發向馬克西家支付額外所得稅的醜聞被揭發為止。」

「事實上提出計劃的人是次男的米斯塔科?」

「百份次九十可以確定。長男約瑟森根本沒這種行動力。」
「額外的所得稅呢?誰收的?」
萊尼爾宰相的夫人、米斯塔科的母親吧?」
「揭發人確定是布魯諾?」
布魯諾。我們已經問過了。」

「然後,馬克西家為了保護長男,把責任推到米斯塔科的身上嗎?」史坦格的聲音開始發抖

「這是當然的。布魯諾確保了事情越鬧越大、一定會驚動到皇帝御前。據萊尼爾宰相的反應來看他事前應該是不知道金錢交易的事--當年長男約瑟森已經成年了,追究起來會變成刑事罪,但是米斯塔科只有十二歲,送到教會的寄宿學校幾年就堪稱完美解決了。」奧比安親王清了清口嚨,換了比較溫和的聲音繼續說明:

做出具體計劃的人也是米斯塔科,果然不愧是公認的天才少年,商戶的聯絡名單和向首都的宣傳方案的創意完全是無出其右--把你作為終身伴侶交給他、我們都很放心哦?」



父親大人,你的意思是讓我「做好結婚後被米斯塔科追究的準備」吧?


事實上,米斯塔科沒有捅破最後一層紙窗——當晚史坦格入住了自己配偶預先準備好的民宿房間後,門外就立即傳來那個熟悉的聲音,以及久違了兩星期的熱烈親吻。

「史坦哥哥,不怎麼有興趣解謎麼?算了,既然是遊戲就是要玩得開心的,解到二十題會得到非常大粒的新鮮寶石草莓一盒哦?」

「嗯,我明天會去解的。」
「一言為定。那麼我先回去主辦方的營帳。」

米斯塔科有一瞬間的驚訝,他以為戀人會想要一起過夜;而米斯塔科只是尷尬地笑了笑,輕輕地捏了自己的手臂幾下:「沒辦法,明天預計的人數就會突破兩千人,因為交通限制所有補給的馬車都只能夠凌晨進入鎮內,主辦方營帳需要有人做協調和紀錄,其實我有好幾晚沒睡覺囉。」

「不辛苦嗎?」
「怎麼會!嘉年華會那麼有趣的事,就算再捱個兩星期都沒問題!」



其實自己比世界上的任何一個人都清楚、戀人對嘉年華會這種大型活動的熱情,結婚後兩人遊覽過王國內數個大型慶典,每次米斯塔科幾乎都要逛到腳跟磨損才罷休,但是他卻從來沒有回過來富蘭克林鎮,從醜聞曝光的少年時代之後,被譽為「白垂柳家詭才」的青少年就被自己的父母命令遠離這個跨年活動。


米斯塔科大概一直都在耐心等待。

今年終於可以回來了,自己為自己打造、最棒的遊樂場。


史坦格緊握著一星期前自己給領地煙花工廠老闆寫的信,以及剛剛收到的五千金幣的收據。



跨年活動最高潮必然是倒數前的煙火大會,尤其是聽說今年煙花表演因為額外的贊助者會延長,規模也比過去幾年大得多,導致鎮廣場早就擠得水洩不通,幸好主辦方的細心,在眾多建設物的天台上也設置了坐位,才幾乎讓所有的參加者都可以得到一個好的視野。

而史坦格恃著自己的體能,早早就作弊般爬到廣場前一個馬棚上,享受著自己專有的小空間。


那裡可以看到主辦者帳篷內的情況。

煙火在夜空炸響色彩絢爛的圖案時,史坦格看到米斯塔科和另外幾位主辦者用力擊掌;他搖了香檳噴得全部人滿身滿臉,結果被旁邊的人反擊般把桌上的蛋糕扣在頭上,傻呆了半秒的米斯塔科開始笑得像個瘋子,蕃茄、果汁、所有的食物到處亂飛,帳內頓時亂成一團。

結果笑得那麼開心、那麼純粹的臉,不是連我也沒看過嗎?


比起天空中變幻出重疊花式的光芒,史坦格覺得讓自己終其一生都移不開目光的「煙花」,其實就在旁邊。

===============================
救命,這篇足足卡了兩星期,靈感是有的,但是訊息量太大一不小心就變成長篇大論的背景歷史,而且之前悲情的調調比較多,之後才想起自己寫的是甜蜜三十題(汗)
13/08/2017 更新順序,我想把這篇和「你的溫度」連結成一個長篇。



2017年8月10日 星期四

甜蜜三十題 04. 維他命不需要哦!

果然這篇應該先行。

04. 維他命不需要哦 換成在 25. 表情犯規 之前更新。
========================


俗語說「英雄難過美人關」,但是史坦格覺得「病菌」也是一樣的。

因為無論是什麼人,都有感染病毒致死的可能性;妖異美人的話,至少還需要到了萌生那種心思的年齡層才會受到影響。


「史坦哥哥,這是謀殺。」
「嗯。」

「史坦哥哥,你不能讓我現在喝檸檬水,加了蜂蜜也不行...你說只是佛手柑?那根本是同樣的東西啊?」
「但是醫生說現在首要的是補充維他命、和睡眠,然後身體就會恢復。」

「史坦哥哥,那個,我是在發燒對吧?」 

睡衣打扮的米斯塔科窩在床上,背後墊著數量相當誇張的枕頭;雖然精神還不錯,但史坦格看到比平時又深的黑眼圈、因為出冷汗而沾濕的鬢角,還有微微發紅的臉頰。

「嘴唇都乾裂了!喝水就算了,現在喝酸的東西,你確定這不是國家使用的酷刑之一嗎?」


唉,真是典型的反應。史坦格盡可能忍著不要笑出來。


清晨起床時史坦格感到枕邊人身上的異常熱度,然後阻止了硬要起床的米斯塔科——就像喝醉的人永遠不會意識到自己開始亂來,生病的米斯塔科,行為會變成像十歲幼童般的不講道理,既暴躁、又異常熱愛和別人唱反調——舉個例子來說,平日對外交部本職工作興趣缺缺的米斯塔科,生病卻硬會去上班,醫生建議的藥物和食療,他則一點都不會聽進去。


儘管戀人有點幼稚的一面也很可愛,但是史坦格覺得家僕們絕對持相反意見。

上次米斯塔科食物中毒就整整一星期弄得所有家僕人仰馬翻。


剛剛才結束本日在軍營的執勤、回到府邸的史坦格,連衣服都還沒換,就聽到米斯塔科和拿著檸檬水的女僕們說著『不想喝』的歪理;男僕亦處於一種忙碌的運轉狀態,遞上各種汗巾、抱枕、消毒薰香等等各種病人需要或其實不怎麼需要的東西。

『果然只能把所有事情交給莉瑟芬女士。』
史坦格默默地看向在混亂中心交待著各種事務的女僕長。

兩人府邸的女僕長並不是傳統意味上那種美貌花瓶:名為莉瑟芬的中年女性體積約有米斯塔科三倍,但高度只有一半,某程度上甚至是有點可笑的發胖形象,但是,她卻是照顧了米斯塔科二十餘年的乳母。

能夠令米斯塔科意識到要收斂脾氣、給予尊重的母親形象。



「親王殿下也請喝。如果您也病倒我們會忙不過來的。」

同時,史坦格手上也被這位女僕長塞了一杯溫熱的檸檬蜂蜜水。

「我一般來說是沒問題的。」
史坦格毫無排斥地把補充維他命的飲品一喝而盡——雖然『沒問題』這句話完全不是誇張。

比起在外交部就職、屬於文官的米斯塔科,史坦格.克洛克里親王是「軍人」。

先不說領主會自動成為所屬領地的兵隊長官,史坦格所在的「克洛克里家」本來就是正統的騎士家庭:年長的父親奧比安親王原任王國軍的總監官,年輕的父親海斯坦德拉親王則是三十八歲之前都是萬騎長、現在依然保有「將軍」稱號,所以,史坦格十四歲就被丟到騎士團實習,每日無論是冰天雪地還是炎熱酷暑都會進行到底的晨練,讓他幾乎就和醫生絕緣。


「何止沒問題!刀槍不入到這種程度也太噁心!」米斯塔科一臉不耐煩地翻了個白眼:「記得五年前那場大型流感?首都就死了六七十人,我家老頭、兩位親王殿下,甚至連皇帝陛下和皇后陛下都病倒了,政府機構停了一半運作,只有這個傢伙!還天天在騎士營裡面活蹦亂跳!」


史坦格這次的反應非常迅速——米斯塔科話音剛落的瞬間,他向戀人手中塞了一杯剛剛溫好檸檬蜂蜜水。

米斯塔科用一個不可思議的震驚表情看向自己的丈夫。
相對的,史坦格僅僅是平靜地對望回去。


最終,青年自暴自棄地地開始小口喝著杯中的液體。
史坦格覺得那個眼神,和小時候僕人替父王的波斯貓洗澡時一樣哀怨。

太可愛了...史坦格覺得自己其實也是相當的愛貓者。


「太酸了!我要漱口!」
伸手阻止了莉瑟芬女士,史坦格親自起來倒了一杯冷熱適中的溫水,讓米斯塔科吐在另一個杯子中。

「嘴唇都裂了,喝酸的東西是酷刑!」
同樣地讓僕人不要動作,史坦格取過床頭櫃上的棕櫚油,輕輕地、有耐性地抹在伴侶因為發熱都乾裂的唇瓣上。

「我睡不著--史坦哥哥,我要換有薰衣草乾的枕頭。」
「好。」


最終花了整整一小時讓米斯塔科補充好維他命再睡下的的史坦格、在別室換下騎士裝,而跟著進來的中年女僕長,罕見地親自為自己脫下手套和護腕。

幫主人穿戴是下級男僕的工作,平時亦只有米斯塔科的事偶爾可以讓莉瑟芬事必親躬,即使是作為家主的自己也鮮少有這種待遇...史坦格如此想著,他知道伴侶的乳母大概想說什麼,於是他先開口了:

「聽說聰明人生病的時候比較暴躁,而我覺得這個『聽說』,其實非常可信,畢竟克洛克里親王家就有三個世間認定的天才呢!挑食、討厭醫生、看所有東西都不順眼,兩位父王身體不適時都一樣,布魯諾還向我丟過梨子和蘋果....事實上沒有比五年前那場大流感更糟糕的情況了,兩位父王和弟弟全部一起病倒,更慘的是全家只有我還無比健康!」

年輕的親王殿下彎起嘴角:「所以沒關係,我早就習慣了,而且我有『咒語』就是了。」

史坦格輕輕地在耳邊和中年女性說了句什麼。



「莉瑟芬阿姨,剛才你跟著史坦哥哥出去說了什麼...不對,是他到底跟你說了什麼?」

傍晚,從小憩中轉醒得到充足休息的米斯塔科,眼神回復了平日的深邃厲利。

「少爺,唉、雖然我也知道應該瞞不過您...這樣講好了:親王殿下溫厚大概是僅僅針對你一人,但是婚姻之中的小磨擦,一點點積累下來也是非常有破壞力的,請不要讓親王殿下真的生氣了。」

「我也知道啊!之前整整一小時又拿唇油又要抱枕,史坦哥哥連眉頭都沒皺耶!太冷靜了,感覺反而好可怕!」
「少爺,請不要告訴我你之前是故意的。」

「所以,史坦哥哥到底說了什麼啦?」

「親王殿下說他有咒語,什麼『對啊,我不會感冒真是抱歉了呢』,雖然並不是很懂。」


「嘩,好狠...難以想像!」米斯塔科像是心有餘悸般擦了一下額頭:「史坦哥哥平常根本不會...不行不行,光是想像一下史坦哥哥在我面前說出這句話,就覺得好可怕,像是心臟被刺一刀的感覺。」
「阿姨你聽不懂嗎?俗語不是有『蠢材才不會感冒』的說法?對於被稱為『天才』的我或是兩位親王殿下而言,就等於是責難自己的家人是傻瓜啊。」

他用別人聽不清楚的低喃繼續向女僕長說道:

「絕對不能讓史坦哥哥說出這句話——藥啊維他命啊什麼的根本不需要,我覺得自己驚嚇過度現在都開始要退燒了,說起來真不公平,大家都說親愛的對我來說像翻開的書一樣好理解,但是,史坦哥哥也很清楚我的弱點嘛!」